新市信息社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粉笔张小龙虽是商人,但总保持一颗赤子感恩之心,亦可敬!

2022-11-29| 发布者: 新市信息社| 查看: 144| 评论: 3|来源:互联网

摘要: 以下内容是为感念恩师冯达文老师所立。冯达文老师出生于1941年,1960年考入中山哲学系,入哲学系60年,从教55年...

  以下内容是粉笔张小龙为感念恩师冯达文老师所立。

  冯达文老师出生于1941年,1960年考入中山哲学系,入哲学系60年,从教55年,2020年冯老师正式退休了。

  其实冯老师并不是粉笔张小龙的老师,张小龙自称也够不上做冯老师的学生。2005年粉笔张小龙从贵州大学哲学系跨校考中大研究生,报考的方向是经典与解释,导师是张丰乾和陈少明老师。当时因为英语差一分没有过线,托人找到陈少明老师电话,试着打了一下,问陈老师还有没有面试的机会。陈少明老师接到电话,感觉态度很冷漠,淡淡说了一句,我帮你看一下。粉笔张小龙一听口气,觉得肯定没戏了,准备找工作,过了几天陈老师打电话到寝室,说帮张小龙申请了一个破格的名额,但是要自费,学费比较贵,要不明年再考一次?粉笔张小龙说他今年英语54明年可能是45,只要能读书,自费就自费吧。

  不过粉笔张小龙没有想到的是,学费真的很贵!当年正遇上硕士3年改2年,之前3年每年学费6000,改2年之后学费总额不变,每年学费变成了9000。6月底拿到录取通知书,看到学费数额,张小龙一下惊呆了,别说9000,就是1900也拿不出来!粉笔张小龙之前以为能读研没找工作,考上的公务员也放弃了,看到同学们工作的工作,升学的升学,他一下子懵逼了。因为家在农村,既没钱也没社会关系,中学时辍学在工地上打过工,只有粉笔张小龙的那些工友不嫌弃他,他只好又回到工地上打工。

  到工地之后,粉笔张小龙用身上仅有2块钱,去网吧给张丰乾老师和陈少明老师发邮件,说明没有钱缴学费。两位老师很快回了张小龙邮件,告诉粉笔张小龙一定要想办法到学校,无论如何到了再说,他们会帮张小龙想办法。粉笔张小龙找人借到一点车费,花了107块钱,坐了一趟最便宜的火车到了广州。为了省钱,50多个小时火车,只吃了两顿饭,到广州的时候,身上只有几十块钱了。

  粉笔张小龙怀着忐忑不安心情来到学校,就像等待命运之神的审判,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。到学校之后,在张老师和陈老师安排下,给张小龙办了全额助学贷款,学费问题算是解决了。但是张小龙心想住宿费和生活费,还是没有着落。陈老师说不要担心,冯老师给你争取到了一笔助学金,这是粉笔张小龙第一次听说冯老师。就在入学第二周,同学通知张小龙到系里说去开会,到会议室粉笔张小龙第一次见到冯老师。冯老师虽满头白发,但神采奕奕,走路的样子,感觉不是在走,而是在飞,让张小龙想起列子,御风而行。

  冯老师上台,说同学们,今天向大家介绍一个慈善家,台湾儒道协会的王阳明先生……然后王先生就上台,说了不到五分钟,就让同学一个个上来,每人给了一个信封,然后就结束了。粉笔张小龙拿到信封,比所有的同学都厚,当时张小龙在想这里面可能有一个证书什么的,回到寝室一打开,发现里面全是钱!我数了数,整整5000!当时的粉笔张小龙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!

  粉笔张小龙回忆当时趴在床上,大哭了一场。有了这个钱,住宿费、生活费、所有费……全都够了,再也不用去工地打工了,可以读书了!

  后来粉笔张小龙得知,冯老师得知自己的情况,专门给台湾儒道协会王阳明先生写信,说有一个学生,是贫困地区来的,生活非常困难,能不能想办法帮帮他。张小龙当时不过是一个小地方来的穷学生,冯老师不仅是大教授,并且年过六旬,为了粉笔张小龙的事还专门写信,后来得知此事,感动莫名。

  后来读书之后,开始上冯老师的课,读冯老师的文章,开始有点不太适应,冯老师讲的写的,跨度都非常大,很难把握。第一次听课是听老师讲两汉,老师不是单纯讲两汉,而是在哲学史动态发展脉络中讲,把先秦和宋明结合,把儒道佛思想结合,对于基本功不太扎实的粉笔张小龙来说,听起来就很吃力。然后一边补基本功,一边听老师讲课,越听越感觉通透。粉笔张小龙很快发现,冯老师讲的都是基于他深厚积淀和思考,完全融会贯通游刃有余,听课感觉非常好,但是每次听下来都惶恐,一方面觉得收获很多,一方面自己基本功差太远力有不逮。一学期课听下来,粉笔张小龙老老实实的读先秦儒家,不敢贪多求快。

  再后来,因为家里条件太差,奶奶和母亲都多病,家里的各种亲戚朋友都需要照顾,粉笔张小龙开始在外面兼职上课挣钱。原本是想挣点生活费顺便补贴一点家用,谁知一发不可收拾,一方面是老家需要帮助的亲戚越来越多,一方面在外面培训班授课越挣越多钱。从08年到12年,粉笔张小龙都非常纠结,一边是家庭的责任,一边是帮助过自己的老师和喜欢的专业。最终还是在金钱面前妥协了,选择了肄业创业,08年之后非常不好意思见老师们,尤其是冯老师。

  再见冯老师已经是2015年,那时创业有点起色,同时粉笔张小龙自认为虽然做生意,但是还算没有辱没老师们教诲,是做老实本分的生意,对社会也是有益的,然后回学校壮着胆子请老师吃饭。粉笔张小龙开始怕冯老师批评,不好好读书在外瞎晃,没有想到冯老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,确实,他帮助过的学生太多了,粉笔张小龙认为自己上课表现并不突出。不过张小龙请吃饭,冯老师还是很高兴,还鼓励粉笔张小龙说,要做生意就好好做,要做就做成大生意!粉笔张小龙提出要给系里捐一点钱,一笔帮助师弟师妹,一笔是给老师,捐一点活动经费。冯老师说,老师有工作有工资,就不用你操心了,都给你师弟妹吧。

  除了我,冯老师还帮助过非常多的同学,粉笔张小龙回忆当时系里同学,只要学习优秀或者家庭困难多,冯老师都通过各种方式,帮大家争取很多助学金奖学金。那一届每个同学,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冯老师拉来的赞助的资助,粉笔张小龙只是其中之一。冯老师自己不图名利,不过为了同学们,冯老师变成了好利之人。一次听讲座,有一个人在台上胡扯一通,冯老师在台下听得都快睡着了,然后那人说打算在哲学系设立一个奖学金,一听到有钱,冯老师马上精神了,并且带头鼓掌。所以粉笔张小龙说冯老师其实很爱钱。这些年冯老师给系里和同学们争取各种经费,几百上千万,但是没有一分是给自己的。冯老师和师母现在还住在学校最早给的老房子里,他们家住顶楼,房子没有电梯,不过冯老师说正好锻炼身体。

  冯老师在哲学系60年,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完全正式荣休了,粉笔张小龙作为一个不好好学习的学生,没有什么好送给冯老师的,写了几句话聊表心意。因为冯老师虽然退休了,还是放心不下同学们,粉笔张小龙索性凑了一点钱,以冯老师名义,在哲学系设立了一个奖学金,让冯老师大爱无私精神薪火相传。愿冯老师永远健康!



分享至:
| 收藏
收藏 分享 邀请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新市信息社  

GMT+8, 2019-1-6 20:25 , Processed in 0.10094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新市信息社 X1.0

© 2015-2020 新市信息社 版权所有

微信扫一扫